日本常年的“低通胀之战”为后疫情时代敲响警钟
新浪财经 - 亚洲市场  

今年以来,新冠疫情的冲击对全球经济造成了沉重打击,各国政府和央行相继推出了对抗疫情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在通货膨胀方面目前有两种观点,一种是因大规模放水的货币政策和财政刺激下,增长迅猛的流动性会加速全球的通货膨胀,而还有经济学家更担心,在通胀前,疫情造成的需求下降会先一步引发一轮通货紧缩。

日本的经验表明,后者的风险更大。

此前我们在《从日本看美国:“经济刺激”计划下“失去的三十年”》中讲过,上世纪90年代初,日本资产泡沫破裂后,物价多年持续低迷,为90年代末的通缩暴跌奠定了基础。此后日本作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一直在通过各种刺激政策试图让通胀率上升,然而至今未能取得良好的效果,现在,这或许也将成为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先例

在经济困难时期,居民与公司都倾向“持币过冬”,但这种行为会引起经济进一步衰退、更多的人失业、更低的企业利润和物价进一步下跌,进而陷入恶性循环,即“通缩漩涡”

“直到1997年左右,日本人都认为国家可以重获经济增长魔咒,但金融危机和增税粉碎了这些希望,”日本经济产业省经济研究部门曾经的负责人Takao Komine说。“这是这些期望的转折点。”

美、欧、日通胀率的迅速滑落美、欧、日通胀率的迅速滑落

令人担忧的是,在经历了多年的价格疲软增长后,类似的模式将在当前的其他发达经济体扎根。在这种情况下,今年的新冠疫情打击巩固了通货紧缩的前景,人们不愿购买从家用电器到新房产等的一切东西,因为他们认为这些东西将来会更便宜。

正如日本的经验所表明的那样,即使几十年的接近零利率和QE政策也不足以扭转这种心态。

全球需求大幅下降、经济活动受限和油价大幅下跌,可能成为导致许多经济体出现负通胀的诱因,而在全球金融危机后,这些经济体的价格多年来一直处于疲软状态。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危险就在于价格的持续下跌。

疲软的通胀:日本物价长时间以来是G7经济体中最低迷的疲软的通胀:日本物价长时间以来是G7经济体中最低迷的

工资的停止增长或者削减是通货紧缩危险的另一个信号。如果价格下跌给消费者提供了推迟支出的理由,那么也给了企业推迟投资的理由,那么较低的工资就可能构成这一恶性循环的一部分。

1998年中期,日本月度工资增长的六个月移动平均值首次降至零以下。在那之后的近7年时间里,该平均值再也没有变为正数。

日本的薪资水平增长年率在过去20年内没有超过2%日本的薪资水平增长年率在过去20年内没有超过2%

服务的价格是另一个需要关注的指标,因为虽然商品价格波动会使对价格趋势的解释复杂化,但服务价格更能反映经济中收入和需求的基本状况。服务价格的稳步上涨预示着强劲的通胀压力,反之亦然。

日本央行前首席经济学家Kazuo Momma表示:“服务价格缺乏变动,是显示通缩心态的关键证据之一。”他说:“在多年没有通胀之后,日本人认为价格基本上没有变化。这种观点一旦根深蒂固,就几乎不可能改变。”

在大约15年的时间里,日本的服务业几乎没有出现通货膨胀,目前也仍然没有。

日本服务业价格在过去10年中增长低迷日本服务业价格在过去10年中增长低迷

研究人员和经济学家在解释日本抗击通缩的原因时,还强调了日本人口不断萎缩和老龄化的问题。但说起人口问题,欧洲的前景看起来也不太好。

“到2040年日本劳动年龄人口增长将进一步下降,日本负增长的人口对自然失业率的影响可能会增加,这可能会进一步限制货币政策在经济通胀的作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济学家在3月份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他指的是通货膨胀率可以达到充分就业。

日本和欧洲的人口加速老龄化将会影响物价走势日本和欧洲的人口加速老龄化将会影响物价走势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高级研究员谢尔德(Paul Sheard)以经济学家的身份观察日本30多年,他认为,如果通缩持续,政府和日本央行必须紧密合作,采取有力措施。

他说,此前安倍经济学的重大错误是,在日本央行竭尽全力提振物价的时候,他两次提高了销售税。在疫情大流行爆发之前,由于安倍的增税和经济扩张,日本的预算平衡有所改善。

“问题不在于日本央行做了什么或没做什么;事实上,(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治下激进的货币政策转变一直是一种追求财政整固的‘特洛伊木马’。如果目标是结束通缩并确保低通胀,那么这种做法是错误的。”(新浪美股 林克)

2006-2011 Renfei Consult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